文章来源:《新闻日报》,作者丹尼尔·迪斯达多(Daniel Deusdado)是一位作家和制片人,前葡萄牙国家广播电视台RTP项目总监。
 

  

众所周知,我们目前正处在大流行解决方案的前夜,我们翘首以盼的疫苗就要出现了,也许在一月份,当然也许会更久。但为了挽救众多葡萄牙人的生命,我们必须克服这个秋冬的困难。

接下来,我们可能面临这样一个事实:在接下来的几天或几周内,新增确诊病例将会继续上升。

为什么呢?因为人类与病毒之间的联系在100年当中并未发生根本变化,例如,1918年的大流行同样像现在一样发生在1918年的春天,就像2020年的春天,感染人数也是有限的。但那个夏天,病毒依然正在传播。9月到来时,病例开始增多,近日十月和十一月后,便出现了灾难性的数字。

出于研究covid-19的原因,本周我在里斯本的普拉泽雷斯公墓进行了调查研究。该结构的负责人之一LicínioFidalgo告诉我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日期:1918年10月25日,同一天有59场葬礼在这个公墓举行。巧合的是,同一天在北部的埃斯皮尼奥,我们葡萄牙的“毕加索”阿玛德索·索扎·卡多索(AmadeoSouza-Cardoso)去世,享年30岁。

在1918年秋天的第二波浪潮中,有1%的葡萄牙人因为大流行死亡,即6万人。(那时我们过节哎的人口比现在少很多,不到六百万人。)

当9月17日新增770名感染者时,警钟敲响了。据部分专家(例如病毒学家Pedro Simas)称,葡萄牙的承受上限是每10万人中最多50例,上周我们是37例,本周我们可能接近50例。现在,如果新增病例继续大幅上涨,我们是否会回到封锁状态?

以以色列为例,每十万居民中确诊281例,政府别无选择,并迫禁闭三个星期。昨天开始,马德里开始在城市内选择性封闭,仅在周三就有60多人丧生(全西班牙162人死亡)。法国一天之内确诊10,000多例,德国和捷克共和国同样创下新的感染记录。

在葡萄牙,住院治疗人数仍在500人以下(480),重症监护病房(ICU)共有59人。这一数字仍远低于四月份的情况,当时我们的重症监护病房271例,有1302例住院患者。

目前,葡萄牙的医院容量不足25%。据悉,国家SNS可以承受两千名住院病人和五百人的重症监护。幸运的是,我们只有3%的感染者需要住院治疗。但问题是,如果达到极限数量,很可能会导致每天50人的死亡数字(或者,如果大流行再次蔓延到许多家庭,则可能更多)。那时,即使SNS继续做出反应,恐惧和骚动也可能会引发另一波惊慌和社会瘫痪。

因此,预计政府将会再次出台一部分社交距离规则,其中之一是在大城市和公共场所强制使用口罩。不一定是因为单独存在covid,而是为了防止流感的传播加强。一切迹象都表明,因流感综合症而导致身体虚弱的人如果感染了新冠病毒,则更容易出现严重的肺部症状。

的确,昨天的测试人数打破了记录(23,289人),也许这是为什么昨天新增病例达到770例的原因。是的,更多测试会带来“不良结果”,但这是政府必须坚持的地方。实际上,推广通过唾液进行的测试至关重要,因为借助这项技术,我们可以要求公司加入抗击大流行的行列,以这种方式进行的测试不会过多地依赖卫生专业人员、实验室和隔离区。

最后,建议葡萄牙政府应帮助公司现在支付圣诞补贴。这样,人们可以保证年终消费。今年的 11月和12月可能是绝对的灾难性月份,如果这样的话每个人都能为贸易和经济良性运转做出贡献。

只有明智和充满希望地管理这一大流行,我们才能避免今年冬天葡萄牙遭受经济破坏。

威胁是非常真实的,我们只有团结起来才能避免葡萄牙遭受经济“寒冬”。

“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这一表达从未像今天这样真实。

原文链接:

https://www.dn.pt/opiniao/opiniao-dn/daniel-deusdado/2-vaga-chegou-estamos-nos-meses-mais-importantes-das-nossas-vidas-12735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