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个月来,随着新冠疫情持续蔓延,欧洲公民对冠状病毒引发的经济和社会危机在银行存款方面迅速作出了反应,储蓄数量急剧增加,这加剧了经济学家对消费者将无法挽救经济压力的担忧。

据悉,根据欧洲中央银行和英格兰银行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欧洲五个最大经济体中有四个经济体的储蓄率在三月份急剧上升,远高于长期平均水平。其中法国人在三月份储蓄近200亿欧元,远高于银行存款的平均每月38亿的数据。另外,自国家封锁以来至5月中旬,法国银行储蓄总量增加了600亿欧元以上,表明随着危机加深,储蓄的增长明显加快。
 
在意大利方面,3月份意大利人储蓄168亿欧元,而过去同期平均数据为34亿欧元;西班牙人则储蓄101亿欧元,远高于平均数据23亿欧元;英国人在银行的存款增加了131亿英镑,创历史新高。
 
不过也有例外,有一个经济体呈反向趋势——德国的银行存款急剧下降。在危机期间,德国人倾向于保留现金,在2008年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也发生了类似现象。
 
另外,据据经合组织发布的最新报告称,为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后果,富裕国家将额外承担至少17万亿美元的公共债务。因税收收入的大幅下滑将使为抗击疫情而出台的刺激措施大打折扣。
 
在经合组织的富裕国家俱乐部中,预计今年政府平均金融负债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将从109%升至137%以上,这将使许多国家的公共债务负担与意大利目前的水平相当。
 
经合组织表示,尽管许多国家政府今年出台了额外的财政措施,法国和西班牙的财政赤字占GDP的1%,在美国这一比例为6%,但公共债务的增长可能会减弱财政措施的力度,因为在深度衰退中,税收收入的下降速度往往超过经济活动的下降速度。
 
发达经济体已经受益于极低的借贷利率成本,因为各国央行已启动了大量购买资产的计划,以防止通胀率远低于目标水平,债券收益率最近几周进一步下跌。
 
本周,英国首次以负收益率发债,加入德国和法国等其它债券收益率为负的国家行列。
 
不过经济学家警告说,税收增长的负面影响很可能会超过其带来的好处。政府可以通过提高税收或削减公共开支来解决债务问题,但几乎没有人愿意在公共支出紧缩近十年后再走这条路。
 
葡华报编译
原文链接:
https://executivedigest.sapo.pt/ocde-coronavirus-pode-pesar-mais-15-bilioes-na-divida-dos-paises-mais-ricos-taxa-media-da-divida-no-pib-sobe-para-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