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Notícias ao Minuto》报道,葡萄牙前卫生部长阿达贝托·坎波斯·费尔南德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目前葡萄牙面临着极其困难的时刻:“我们还不能得出大流行高峰可能已经过去的结论,还没有理由可以掉以轻心。”他还指出,戴口罩的国家都取得了抗疫的好成绩。

据悉,阿达贝托·坎波斯·费尔南德斯是现任总理安东尼奥·科斯塔第一届政府任职期间的国家卫生部长。作为一名公共卫生专家,阿达贝托·坎波斯·费尔南德斯警告称:“我们只能在4月底对疫情的变化进行有效评估。现在每天的流行病学曲线就像是电影里的一帧,没有明显的结果,我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前卫生部长赞扬了政府、总统和反对派在这个不确定性阶段一统一的方式应对危机,并指出希望国家今后能在医疗服务部门将投入大量资金。因为这是一项重要的社会投资,健康是社会安定的先决条件,只有保障民众的健康,才能保证和平、发展和工作。

阿达贝托·坎波斯·费尔南德斯还认为:“这场危机还表明,社会是如何忘记了老年人。我们必须以不同的方式看待这个人口群体,而不是当做一群可随便抛弃的人。在社交和工作生活的逐步恢复过程中,口罩的广泛使用必须提上议程。”

以下是采访的部分内容:

记者:您是否赞成一些专家认为葡萄牙的疫情已经到达高峰?

阿达贝托·费尔南德斯:我们很清楚统计数据,但是对于流行病学,我们需要更长的序列和更大的数据密度。我不会冒险地得出结论,因为我认为还没有严格的科学依据。目前葡萄牙的曲线波动很大,我认为初步评估应该在4月最后一周进行。届时,应该有明显的趋势。

记者:有专家预计明年冬天可能会再次爆发疫情,如果那个时候疫苗还不可用,我们是否必须采取现在相同的社会隔离措施?

阿达贝托·费尔南德斯:明智的做法是时刻关注疫情和研究的趋势。即使是在最领先的科学期刊中,我们发现关于疫情的研究仍然有很多不确定性。不过我们是疫情发展较为晚的国家,这对于我们来说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例如中国、日本、韩国等,他们对于重新安置生活和经济生活方面可以给我们提供很多案例。

记者:从欧洲国家中有什么比较好的案例?

阿达贝托·费尔南德斯:奥地利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案例。像荷兰,瑞典,英国这样的国家,最初曾犹豫不决,认为疫情可以通过团体免疫来解决,但最终失败了。在这方面,我们积极的采取了有效措施,避免了更多人员的伤亡。现在,我们必须为疫情之后的复工做好准备,因为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国家不能长时间的停滞。奥地利已经开始逐步开始复工,其中口罩的广泛使用非常重要,我们可以看看他们实施的效果。

记者:您对戴口罩的立场是什么?世界卫生组织和国家卫生部都认为戴口罩只是创造了一个“虚假的安全感”。

阿达贝托·费尔南德斯:首先,我们没有能力为全国所有人口生产口罩,这是一个后勤问题而不是公共卫生问题。显然,在广泛使用口罩的国家中,抗疫作用已经奏效,没有人能否认这一点。但同样的,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如何正确使用口罩。与其说给人“虚假的安全感”,不如说我们应该展开一场宣传活动,向人们解释应当如何正确的使用口罩。目前,民间社会正在动员采购或制作口罩。口罩可以成为病毒传播的物理屏障,避免社区中的传染。

记者:与公众打交道的人都应该戴口罩吗?

阿达贝托·费尔南德斯:当然。除了医护人员以外,例如非正式的照料者、与老年人打交道的人、从事公共服务的专业人士、超市与药房的工作人员等,都面临着更大的感染风险。

我对国家卫生局没有做出任何判断或批评,因为他们要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南制定方针策略。但是我们必须承认,世卫组织也犯了一个错误,在这一方面已经引起了全球的关注。世卫组织提出建议时,并不是针对葡萄牙,而是考虑到非洲国家、发展中国家和贫穷的国家,因为他们物资缺乏,并且多数人不懂得如何正确使用口罩。

因此,葡萄牙应该吸取国际方面的经验:取得好成绩的国家中没有一个不戴口罩的。公共卫生预防方面,葡萄牙必须提高自家的决策水平。

记者:去超市购物时,您是否建议使用口罩?

阿达贝托·费尔南德斯:当然,毫无疑问。谁能保证在往返超市的途中,会不会接触到潜在的感染者或受污染的表面?

记者:此次疫情或许是一个机会,暴露出国家卫生系统需要更多的投资,为未来做好准备?

阿达贝托·费尔南德斯:不只是葡萄牙,我认为这场危机正在向全世界传授重要的一课:各国必须建立普遍覆盖的卫生系统;健康是一项重要的社会投资;没有健康就没有经济,没有良好的医疗待遇就没有社会的发展。教训就是健康卫生必须放在首位,不惜一切代价。

记者:在您担任卫生部长的期间(2015-1018),是否有任何预期/准备发生这种规模的大流行?

阿达贝托·费尔南德斯:葡萄牙拥有良好的公共卫生设施和完善的系统结构。但是即使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目前也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虽然他们拥有世界上最先进之一的医学,但他们没有明确方式运作的集成系统。英国和美国最初都采取了错误的方法,后来扭转过来了。葡萄牙在卫生系统绩效方面是做的比较好的国家。但是我们应当看到德国和奥地利在国家富裕、基础设施和设备没有限制的情况下可以做什么。

记者:德国和奥地利以“检测”作为必要的方法。

阿达贝托·费尔南德斯:是的,但是这两个国家都拥有良好的卫生系统个,而且没有设备资源短缺。只需比较葡萄牙和德国的重症监护病床的比例,我们就会发现差异。因此,他们能在这样的危机中做出快速的响应和反应。我希望未来政府能在国家卫生系统上投入大量的资金。

葡华报编译

原文链接:https://www.noticiasaominuto.com/politica/1453612/ainda-nao-ha-motivos-para-descansarmos-oxala-abril-passe-depressa